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韵轩——寒江的博客

一夜清辉归谁洒?人影动,向婵娟,问异同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演习日记  

2010-11-25 22:10:00|  分类: 老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演 习 日 记

寒 江 一九八二年七月下旬始

 

前  言

  一九八二年七月下旬,我参加了我所服役的五十军在四川大凉山的一次军事演习,并在整个演习过程中坚持每天记日记,将我在演习中每天的所见、所闻、所想、所感用文字形式保存了下来。因当时写作条件的限制,只能草草地写在一本软质的笔记本上,且字体较为潦草,涂改较多。近期清理书柜,有幸将这本笔记翻了出来。为保留下这一珍贵的历史写实,今特意将其录制到博客上,并飨各位博友。

一九八二年七月二十五日 晴 热 星期日

 

  清晨四时起床,半点吃饭。饭罢整理好行装,已是五点半。待命至六时,乘车至东站。坐等到九点开始登车。上午十点四十准时发车。

  一路顺风,惟车厢闷热异常,如蹲火笼。烈日炎炎,天空只有不多浮云,阳光一直照射至黄昏时分。一日中,人汗流如雨。

  下午四点半左右抵燕冈站下车,进兵站用餐。饭毕,返回车厢,直等至六点四十发车。此时,太阳已降至西山顶,为一层薄云遮住,只在一片天空上透出桔黄色奇彩。

 

一九八二年七月二十六日 阴见多云 星期一

 

  早晨七点左右车抵泸沽车站。下车等至八点多钟,方蹬上汽车。八点四十出发。

  一路上,但见山峦叠障,无穷无尽,高耸入云,满山青翠,一派神秘景象。遍地杂草灌木,乱石成堆。车越往山里走,人烟越少。刚出泸沽时,还能见到一小片水稻,而此时已看不到了,只有几片汗地零星地散布在村寨周围,种的多是些土豆、玉米等;偶尔可见着一大片向阳开放的葵花。

  山里地下水极丰富,小溪潺潺,泉水叮咚。奔腾的大河,水流湍急,哗哗作响,水色清澈如镜,使人油然感到山中的幽静和神奇,令人心醉。

  十一点左右到得大盐井一中心小学,一下车便忙着整理房间。       这回还算好,上面还没让我们露天下寨,总算有房子住,虽然卫生条件差。

  下午忙着搬运器材并继续整理房间。帮了一会儿厨,然后洗漱不表。

 

一九八二年七月二十七日 阴 淫雨 星期二

 

  一天当中无甚事做,只在下午修整了下路面。

  下午四点左右开始下雨。周围远山看上去灰蒙蒙的,云雾缭绕,悬于半山之中,一片洁白。黄昏时分,雨渐渐地大了起来,对面层层叠叠的群山,为云雾笼罩着,浓浓的,宛若一层绣幕,把整个山峰都罩了进去,真是云海苍茫的景象——好一幅清淡的水墨画!

  八点多钟,天渐渐地黑了下来,登时一片黑森森的,就象人落进了深不见底的洞底。只觉得大山灰蒙蒙的展示于眼前;又仿佛离自己很近。这神秘的山中的夜晚!

 

一九八二年七月二十八日 阴雨转晴 星期三

 

  上午雨连绵不停,气候偏冷,须着绒衣,增加一条单裤还不觉暖。一上午未出去,亦无事做。

  吃完午饭,同大家一齐拱了顶帐蓬(做油机房)。自对越反击战结束以来,已三四年未搭过帐蓬了,手已生疏,不知怎样系拉绳,如何支帐杆。

  下午近四点转晴,但天空仍飘浮着厚薄不等的白云。太阳 悬于西天,仍那样炽烈。不多时,一阵风起,持续至黄昏时分。风之大,可使人“靠”在风头上前行。

  雨过天晴,山中能见度极好。远处山谷清晰地映入眼帘,让人惬意。

 

一九八二年七月二十九日 阴晴 星期四

 

  一上午开箱整理机器,给10W单边带充电。充电至午时十二点。

  下午给10W单边带放电,分十二个人,六个组,背负六部单边带机出外“训练”。主要任务是将上午充进的电放完。六个小组各寻一个方向散开,开机勾通联络,至六点返回营区。电未放完。

 

一九八二年七月三十日 晴转阴 星期五

 

  火辣辣的太阳从上午八点半左右真照到午时两点。强烈的阳光射到人的身上直觉得滚热滚热的,刺得人的眼睛发痛,睁都睁不开,只得眯缝着。天分外晴朗,一丝云影也见不到。风和日丽的上午,人的心情仿佛也要开朗许多,干什么都觉得轻松愉快。一上午给10W单边带充电,其余未上课的人背负四部机器外出放电,不表。

  下午气候转阴,大风骤起。风之大简直可以把人推着走。自十五日到此至今,微有高山反应,鼻孔干燥,微有痛感。几天来,由于山区气候反常,变化多端,不想作风感冒,咽炎发作。这是我下半年以来第一次感冒。

  黄昏时分,黑压压的云层从西山顶压过来,顿时狂风骤起,尘沙满天,气温骤然降低,如在深秋。

  这里的人生活艰难,大都衣不蔽体。他们多半穿的是兰卡叽做的衣裤,并且多在上身着一件仿佛是棉麻(有说是羊毛压成)做的背心。大多数人的背心都较破,补丁连着补丁,使看上去花花绿绿的,就像藏族妇女身前的围裙。

  这儿的人很黑,长年累月地不洗澡,甚至不洗脸。脖颈上积满厚厚的尘垢,看上去很脏。

 

一九八二年七月三十一日 晴 星期六

 

  中午时分去河里洗了个澡。说是洗澡,其实和擦澡没有两样。河水冰冷刺骨,让人不堪久呆。然而,即使这样,也要比广西好多了;至少这里的水都是地下水,清澈见底。

  河岸桥头边有几个彝族小孩坐在那里看我们洗澡。我向他们招招手:“小孩,来,下来洗澡!”不想,真的下来了两个。他们脱光了衣服,跳到河里游起泳来,而且游得很不错,都是自由泳。

  洗完澡,回来理了个发,在营部卫生所,这时已围了一大堆人,闹闹攘攘的。一打听,原来是一个彝民的手指被雷管炸断了。米医生正在为他包扎。他的左手只剩下无名指和小指;那三个指头,崩得只露着筋骨,翻着肌肉。渗着鲜血的指根真是惨不忍睹。这个彝民痛苦地抽搐着脸,脸部不停地颤着,微闭着两眼,发出低沉而颤抖的呻吟。

  此时,他整条手臂都让纱布缠满了,一块夹板固定于小臂下。他满脸是血,胸部也让雷管崩出了血。他坐在沟坎上呻吟着,周围的人瞧着他,闹哄哄地乱成一团。朱医生又让卫生员给他打了一针吗啡。三点多钟,后勤卫生车来了,于是把他送到了冕宁县城。

  今天气候很好,太阳高高地向地面散发着光和热,万里蓝天一碧如洗,和风缓缓地吹拂到人们身上,使人在炽热的太阳光下也能得到凉爽的快感。可是在这之前,早晨的气候却是寒冷的,从口里呵出的热气顿时变成一团白雾。由此可见气候寒冷的程度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